行神蹟奇事的神



「但願人因耶和華的慈愛,和祂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稱讚祂。願他們以感謝為祭獻給祂,歡呼述說他的作為。」(詩篇107:21-22)

最近兩、三年母親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心媥嶀腄C聖靈也不斷催迫,叫自己多向她傳褔音。但她抗拒天父的心非常剛硬。從年幼到年老,母親都是拜佛、拜觀音、拜祖先 … 縱使我們不厭其煩跟她分享信仰,她都是拒絕、拒絕、再拒絕。

今年年初開始,母親大便出血的情況漸趨嚴重。事實上,這情況已困擾她好幾年。她清楚知道應該驗腸,但卻諱疾忌醫。一直以來,在祈禱中,我會求神先醫治母親的病,再拯救她的靈魂。但漸漸地我知道若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經歷,媽媽是不會接受主。於是我改變我的祈禱,我告訴神我明白她靈魂得救較她身體得醫治更為重要。我求神工作。

今年八月,媽媽如常回瑪嘉烈醫院覆診(類風濕)。醫生表示她的血色素不斷下降,意思是她身體內部不斷失血,所以他們打算跟她驗腸。雖然千萬個不願意,母親最終還是接受醫生的提議。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三) 檢驗後,醫生發現母親大腸內有一個腫瘤及七粒息肉。手術一定要做,但日期未能決定。在這段等候期間,我們每一次探訪母親時,都必定與她一起祈禱。雖然她不拒絕,但很多時候,祈禱完畢,她便會這樣說:「你信你的神,我信我的神,okay?」後來她甚至開聲跟我們一句一句祈禱。但我知道她心堣斯M剛硬。

八月二十九日(星期二) 我們四兄妹開了一個小型祈禱會,為手術日期(因醫生遲遲未能決定)、為手術過程、為母親、父親接受褔音的心祈禱。祈禱會過後,我們便一起上病房探訪母親。母親告知我們手術會在八月三十一日進行。八月三十一日是一個不錯的安排。我們七兄弟姊妹中,四人從事教育工作。八月三十一日當然比九月一日、二日更適合。

八月三十一日(星期四) 手術順利進行,不過醫生卻告知我們一個壞消息-癌細胞已廣泛地擴散到肝臟。

九月五日(手術後第五天) 情況良好,母親開始進食。

九月六日(手術後第六天) 母親腹部劇痛,須即時注射止痛針,醫生下令立刻停止進食。

九月八日晚(手術後第八天) 腹部出現更頻密的劇痛,止痛針也起不了作用。

九月九日(星期六) 醫生告訴我他們發現母親的大腸駁口未能癒合,形成一個小洞。(由於母親一直服食類固醇,傷口比普通人難癒合。)於是決定下午進行緊急手術,因為腹膜炎是有性命危險,並為了易於打理傷口,需在母親的肚皮上開一個造口。母親知道消息後,不停顫動。平日剛強獨立的母親,現在變得如受驚的羔羊一般。我心堣斷問上帝:「可以不做手術嗎?為何要她承受這些痛苦?為何不能順利康復?她怎會覺得你是保守她生命的上帝呢?」

父親及兄姊分別趕到醫院,我們提醒母親在這危難時刻一定要信靠天父,天父是唯一可以保護她的神。她開口跟我們一起祈禱,然後便被推入手術室。

大約一小時後,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告訴我們母親的心跳加速,並跳得不規則,決定取消手術。我第一個反應是-「真好!天父不用媽媽做手術。」不過當我看見母親時,心卻沉了下來。她很疲累,也很虛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看見心跳機上的數字:125,140,163,139,178 …. 心堸_了莫名的恐慌。望著插上多條喉管的母親,心堣S焦慮又擔心。就在這時,心堨X現了一把微小的聲音:「不要單單望著她,當轉眼仰望耶穌。」我心埵雪P動,於是寫了一封信給母親,鼓勵她接受耶穌,倚靠耶穌,並寫上簡單的禱文,希望她會跟著唸。

九月十日(星期日) 完了教會崇拜後,趕往醫院。母親仍是那麼虛弱。她覺得肉身承受太大痛苦,她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回到家中,我感到沮喪,我知道我很需要祈禱-「天父,我知你與我們一起,但我信心開始軟弱。求你顯明你的能力,讓我再次剛強壯膽。我更大膽求你在母親未接受救主前,切勿讓她離開人世,一定要保守她的生命。四褔音中的耶穌是一個行神蹟奇事的神,我求你就在此時此地行神蹟奇事。我又求你落實聖經的應許-『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們的神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我向你呼求,母親就是那走迷路的一隻羊,好牧人一定要把她尋回。」

九月十一日(星期一) 母親的情況較為穩定,醫生決定不再做手術。他建議在未來兩個星期內,母親繼續停止飲食(由8月31日至9月11日為止,母親只進食了一天),期望大腸得到完全的休息,傷口能自行愈合。我們為母親祈禱,求神醫治她大腸上的小洞。

離開醫院,繼續上路。我參加了「禧褔」所舉辦一連六次有關家庭的課程。我雖然很疲倦,也不知道當晚的主題,只知道自己很想去。敬拜時間唱的詩歌,全是安慰的詩歌,知道上帝在安慰自己。突然間,我唱到,也看到一句震撼自己的歌詞:「我已應允你的祈求」。我知道神向我說話,祂會應允我的祈禱,感謝神!

當晚的主題竟然是「全家歸主」。(上帝的安排真奇妙!)幾位弟兄姊妹上臺分享家人得救的見證。有位弟兄一個晚上親自帶領了爸爸、媽媽及弟弟信主;有位弟兄祈禱二十二年後,父親終於接受耶穌為救主。我心堭o著無比的安慰及鼓勵。我知道天父正在工作。

九月十二日中秋節 我與Chris一家人吃晚飯。Chris的大家姐Belinda詢問母親的情況,並告訴我她的一個經歷。當她聽到我的母親要做第二次手術的消息後,心堳雰I重。她不知道手術會在何時進行。但大約在當天(9月9)下午3時45分,她感到聖靈的催迫,於是不斷為她祈禱。她一直祈禱至4時15分,心媞扑P平安。聽完這個分享,我不得不感謝我的天父。事實上,當母親進入手術室後,我們一家人便在門外等候。大約到4時,我們估計手術應剛開始,便一家人(信與不信)手拖手祈禱。我們剛祈禱完畢,便得知母親手術已被取消的消息。Belinda祈禱與我們祈禱的時間是那麼吻合!

晚飯後,我一人往醫院陪伴母親。我一見她便把Belinda及我們祈禱的經歷與她分享。她聽過後便對我說:「入到手術室,等了一會兒,醫生們便把她放在手術檯上,並把她雙手如耶穌釘十架般縛起。跟著她只見醫生們聚精神的望著一部機器。她望一望手術室內的鐘-3時55分。跟著竟然睡著了,其後醫生拍醒她,並告訴她取消手術的消息。她再望一望那個鐘-4時10分。」神的工作真是奇妙!我告訴母親天父何等愛她,親自阻止了手術的進行,免她再受開刀之苦,並且保守了她的性命。母親的回應是:「真的很奇怪!?」

其後的幾天,母親情況漸見穩定。她每天跟著我寫給她的經文來祈禱,並向到訪的傳道人及弟兄姊妹表示若果能平安出院,便會信耶穌。我們當然希望她能儘快接受耶穌為她獨一的救主,但知道基於很多根深蒂固的舊有觀念,她很難一下子放棄以前所信的一切。我們知道不能勉強,只好繼續努力為她祈禱。

九月十八日晚上 又是上禧褔課程的日子。很奇怪,今次唱的詩歌大多是頌讚及歌頌主得勝的詩歌。我一邊唱,一邊深信我們的主是得勝的君王,我深知有一天上帝必能從撒但手中搶回母親。我不知道時間,但我深知我們的神是一位能行神蹟奇事的神!那天晚上的題目是「家庭咒詛及為家庭祈禱認罪」。講員鼓勵我們為上一代(父母、祖父母 ….)所犯的罪求神饒恕,讓神釋放整個家庭。

九月十九日 往醫院探望母親的途中,接到組姐的電話,得知母親今天早上在哥哥的帶領下接受耶穌為救主,心堿J驚且喜。真的嗎?到達醫院,期望看見一張平安喜樂的笑臉,可惜母親愁容滿臉。追問之下,原來哥哥今天向她透露了癌細胞已擴散到肝的消息,她很沮喪,也很擔心。離開醫院前,跟她一起祈禱,求神賜我們剛強的心去面對前面的難關,也求神綑綁撒但,不讓它向母親說一些洩氣的話。

自那天晚上,自己便開始一場大病,再不敢到醫院探望母親(恐怕把細菌傳給她) 。從兄姊口中知道母親雖仍有很多疑問,但確實接受了耶穌為救主,而且她還懂得為我的病祈禱。(感謝神,也求神饒恕自己的小信。)也因為這場大病,不能返學教書,其後更不敢照料女兒,於是有充裕的時間把整篇見證寫下。

九月三十日 母親終於出院了! 母親的信心仍然很微小,以後的日子也不易過,求上帝憐憫她,也憐憫我們;堅強她的信心,也堅強我們的信心;讓我們一同經歷我們所深信的上帝是一位滿有恩慈、信實及行神蹟奇事的神!

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