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堛漱T人世界    ~~梁嘉儀



決定了為我們的家庭增加一名小成員,對我們來說確實是一項大挑戰,尤其是我!因為我對作「母親」這角色實在沒多大信心,這方面可是我的大弱項,總覺得自己仍是跳蹦蹦,老是長不大,要像一個母親那麼成熟,真是不知能否應付!若是沒有神的同在和幫助,我想我們的家庭一定應付不來呢﹗

要在這件事上數算神的思典,相信說十日十夜也說不了,但為了與弟兄姊妹分享我們的經歷,我嘗試用有限的篇幅去述說神的無限,祂是如何透過身邊許多的天使去幫助和照顧我們,使我們在整個懷孕期內,直至嬰兒出世,以至現在,都浸浴在神的大愛中。

自從試過一次小產後,在初期懷孕時總有點戰戰兢兢,神便安排了一位很好的醫生為我們主診,這位弟兄一直以專業的診斷和本著愛心的照顧,令我們安心渡過這三十多週。透過弟兄細心的檢查,亦讓我知道在中期患有妊娠性糖尿病,必須以安on diet來控制血糖的高低,以免對胎兒或自己產生不良的影響,甚至乎令嬰兒胎死腹中。而在營養師及糖尿科護士指導下,我亦控制得不錯,雖然要戒口,不能吃有糖的食物,但為了嬰兒及自己的健康也只好忍一忍﹗

除了這個問題及初期的嘔吐之外,感謝神!我懷孕期間身體都不錯,還可以應付日常的工作,不中斷教會的生活和事奉,更可以做適量的運動,當然少不了我熱愛的游泳啦!在生產前一晚,藉著神的應許,我們在屋苑的私人游池內,以及在沒有泳客的情況下,可以暢泳一番,享受「最後」的二人世界,真是神給我們在嬰兒出世前的額外禮物。

而身邊弟兄姊妹的關懷提點,家人(特別是母親)的照顧更令我們感動不已,感謝神賜我們能享有這些愛,亦多謝弟兄姊妹的愛護。雖然也有弟兄姊妹擔心繼續事奉會令我太疲倦,影響胎兒,但事實上神的恩典令我足夠有餘,可不是嗎?已準備好六月中以後暫停開會和練詩,神亦讓我可以與查經小組在六月中的崇拜媊m詩,一首自己很喜歡的詩歌;值理會會議也可以出席至六月份,還記得我曾向牧師說七月份值理會雖有很重要的事要商討,我也不能出席,想不到神竟安排我可以出席,因為嬰兒早了出世,值理會會議當日嬰兒剛滿月,我們還可以一起返教會呢!

生產當日實在是我們整個家庭一次重大的經歷,甚至比結婚及計劃生子更大,一切都不在我們的掌握之中,卻是掌管萬有的神所允許的﹗我們一直以為並且希望嬰兒會比預產期──六月二十九日遲出生,因為身邊的友人都是遲的,而且我好像還有好些事情未完成,然而在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下,嬰兒卻早了九天出世了!

六月二十日清晨五時許,在一聲大雷的響聲下,嬰兒出世的先兆出現了。在緊張、擔心和焦慮的情況下,我們也不忘先在家祈禱交託,然後收拾預先準備好的物品往醫院去。到醫院後作了一連串的檢查,顯示一切正常,可以待自然分娩了。初到產房仍然沒有大問題,只是我腹部開始持續地痛,而當我感到劇痛時,有醫生在我旁邊討論,然後告訴我嬰兒心跳突然減低,而且有下降跡象,所以建議我立即剖腹生產,否則嬰兒生命便有危險。我聽後心堣@沉,也不懂得反應,只知請護士叫炳文進來商量。炳文聽後也顯得很緊張和擔心,著他們徵詢我們的主診醫生的意見,剛好他致電產房得悉我和嬰兒的情況後,也贊成立即開刀,我們便決定了開刀。其實這個看似簡單的決定,於我們來說真是百般滋味,一來是在毫無心理準備下,二來手術始終有危險,當時我有種感覺,就是手術後不知還有沒有機會看到嬰兒一眼,而嬰兒的性命又能否保住呢?

這次手術用了半身麻醉,即我上半身有知覺,而炳文亦可待在我的身邊,在手術中不斷禱告,我們一起經歷了嬰兒從我腹中取出來--哇哇大哭,心跳回復正常,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神不單賜與我們一個新生命,更保全了我的性命,這些都並非必然的,而是神豐富的恩典和慈愛的彰顯呢!

至於我產後在病房的復原都甚順利,困難則出自餵哺母乳,雖然我們之前已決定了餵哺母乳,但由於院方未能即時安排,我未能第一時間餵嬰兒,而嬰兒亦由於太冷,要在暖箱睡覺,我又未能下床,所以要到第二晚,甚至第三天才可真正餵哺。不知是否因為遲了餵,以致餵哺過程更加困難。而我也要等待到第一天很晚的時間才可以看到嬰兒的樣子!

餵哺母乳原來真是很艱苦的,我和嬰兒都要不斷學習,不過看見嬰兒成長又覺得很開心﹗神在第三天安排了一位很好的護士(是一位主內姊妹)悉心的教導我餵哺的技巧,而且更不斷鼓勵我,令我由最初沒有信心,以致開始掌握到一點,亦對自己說要有信心堅持下去。可是這樣的堅持卻換來幾乎二十四小持的不眠不休,嬰兒哭時便給他吃,吃不到十分鐘,他便睡過去了。不管如何攪弄他,他也不醒,總之像不受控制似的。當我想睡一會,他又醒來,就這樣折騰了幾天後,竟然傳來壞消息--嬰兒的體重下跌,而黃疸則上升。這樣我又一次被「打沉」,因為我的傷口拆線後,已可出院,但嬰兒則要繼續觀察,亦即是我們不能出院,要繼續在醫院不眠不休!(因為在院內我總是睡不穩,每次睡著最多不到一個鐘!)這時「問號」不停在我腦內產生,要放棄餵母乳嗎?我是否不稱職?嬰兒健康嗎?應該怎辦呢?

那位很好的護士,不斷鼓勵我,亦告訴我這是很普遍的,只要繼續努力,必定有成果。果然,我繼續努力餵哺嬰兒,他的體重開始上升,而黃疸也有退減退的跡象,醫生終於給我們出院了,只是嬰兒要再回醫院覆診,不過能夠返家,我們已經快樂無比了!

回家後,一切都在適應中,縱然照顧嬰兒確實有很多東西要學習,我們感謝神讓我們透過不斷的Trial and Error ,令我們全家人都在進步中。我們更知道只要倚靠及信賴神,祂的恩典確夠我們用,我們亦盼望迦晞這個小成員,正如他的名字一樣,是迦南地的晨曦,帶給我們恩典和希望。而我們亦會依照天父的託咐,努力去養育祂賜的產業,讓他在神的恩手埵赤齱A愛自己及家人,亦能將愛延伸至其他人,將神的愛傳揚開去。我們亦願意將迦晞的主權奉獻給神,交給神,讓神在他的一生中引領他,保守他良善純全,使用他生命中所有一切。

最後再與大家分享幾個深刻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