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三十八(回歸倒數21)



  各人好!主內平安!無驚無險,我們又走過 了一個月。看看日曆,原來又到了寫家書的時 間。相比三十八個月前,現在寫家書時的心情頗 是不同。每寫一次,距離回家的時間近了一個 月,感覺充滿希望。想起21,20,1 9....,快快的數下去,很快便數到了3,2, 1。從頭到尾,這種數來數去的傻勁一點也沒有 減退。相信很多移民海外的人都沒有像我們這樣 充滿童真。談起來,有很多人,包括這堛漱什 人和外國人,聽見我們決定於2002年回香港 都顯得有點驚訝。特是在這堜w居下來的中國 人,通常他們都會以一種質疑和挑戰的目光問一 句:「真的不打算留下來?」單憑這一問,我們 便知道這些人對我們有多少瞭解。打從第一天來 到這堙A我們從沒有給這個挑戰打動過。愈住下 來,返而加深了我們思鄉的心情,堅定了我們回 家的決心。儘管別人的體會和想法不一樣,至少 這是我們一個很清楚的共識。至少到目前為止, 我們心堶悸熒P受仍然無變。除了是帶著回港發 展牧養關懷教育的使命,回來,理由很簡單,只 因香港是我們的家,香港人是我們的人。只有惠 銓的老師們很清楚我們的心情,有時甚至連香港 的同道也不相信我們會這樣想。

  過了中秋,天氣也明顯地轉涼了。今年的秋 季好像比去年來得早。中秋節那天,我們用過晚 飯,給正心點起那保存了三年的飛機燈籠,到外 邊散步應節。想不同走到半路,忽然聽見有一個 陌生的鄰居叫著我們停下來。她說:「我從遠處 已看見這燈籠,我從未見過,所以一定要叫停你 們給我看看。」她很友善,也很好奇,望了幾分 鐘後便很滿足地回家。我們心媟Q:「唉!真係 見識少!」在外邊生活,總離不開這些生活趣 聞,有時自己也是大鄉里,成為別人眼中見識少 的人。

  孝德懷孕到了六個月,身體沒有像懷正心時 那樣重。上一次孝德懷正心時重了太多,今次則 重了太少。較早時因她胃口欠佳和常常嘔吐,體 重反而下降了。所以現時的目標是要幫助她增 磅。這個月她的體重已開始續漸上升。然而這 沒有很多有吸引力的美食,唯有盡人事。現在她 轉而鑽研廚藝,對著烹飪書試來試去,惠銓和正 心都變成了評審團。正心最懂得「擦媽媽鞋」, 一味說媽媽煮得好食。事實上,孝德的廚藝的確 有進步,連惠銓都懶得落手了。坐月的安排仍在 進行中。陪月人選還未有。至於物資方面,我們 已開始到處打聽。最近我們連八珍添丁甜醋都找 到了。下次到紐約的時候,希望可以找到個給嬰 兒洗澡的浴盆。惠銓已向上司申請爸爸的產假。 現在只有見步行步。

  近日正心的哥哥情懷有增無減,仍是常常鬧 著要跟「細佬」說話,問著「細佬」幾時出來。 最近畫圖畫時也畫多了一個家庭成員。看來他已 預備好弟弟的來臨。但我們還不知道正心明白不 明白弟弟出生以後,是不可以退貨的。前兩天正 心到醫務所進行五歲例行檢查,惠銓坐在旁邊, 看著他與姑娘全英語對答,頭頭是道,頗有趣。 可是這天他一口氣捱了三針,結果瓜瓜嘈,很是 味兒。醫生給他一個彈彈波作為戰利品。哭過以 後,惠銓問正心將來弟弟要打針時,怎樣鼓勵 他。正心說教他放鬆,不要看著那枝針。他說來 像很容易!結果他到處告訴別人,今天我很勇 敢,共打了三針。

  暑假放完了,現在正心唸「幼稚園預備 班」。每周上課五天,每天在學校四小時,包括 自備午餐。美國的教育制度跟香港的很不同。明 年正心六歲時便入讀正規的一年制幼稚園,到回 港時便升入小學。近日香港的周刊差不多每期都 談起現時香港的教育情況和未來的教育改革。好 像只會愈來愈差。傳媒都在有意無意鼓吹家長把 子女送入國際學校。但學費則貴得驚人,負擔不 來的家長好像只得一臉無奈的把子女送去受苦一 樣。看起來有點質疑,有點惆悵,有點怕怕,也 有點擔心兩年後正心會怎樣。

  惠銓的督導論文評核結果要到下個月才知 道。現在只有放開心情,專心作好目前督導的工 作。為著保持均衡生活,這學期惠銓由原本在研 究院修讀兩科也改為只修讀一科。修畢這科後, 剩下來只是畢業論文,留待明年才著手進行。工 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縱然這是很重要的一部 分,工作不是生活的全部。到時候看奧運會了, 下月再談!

祝生活愉快,身心康泰!


惠銓.孝德.正心
主曆2000年9月24日 美國北卡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