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四十九(回歸倒數9)


  各人平安!中秋節快樂!又是一年一度吃月餅和賞月的日子。我們已嘗過好幾年在異鄉過節。雖然月 亮又圓又大,月餅也可買到,四年前老友記寄來的燈籠仍完整無缺,只是「每逢佳節陪思鄉」這句話,仍 是很真實。過去幾天,這堛漱悎藇藒M轉冷。恐怕今年正心不能如往年一樣,提著燈籠上街散步。一早一 晚的寒流,提醒了我們這將會是我們離開美國前最後一個冬季。我們很怕冷。在冬季出出入入很不方便。 所以現在秋天才來到的時候,我們已想像到幾個月後的情景。惠銓站在路旁等巴士,正心站在門前等校車, 從口堜I出一道道白煙,想起來已感到身體開始擅抖。

  還有不到十封家書。現在的感覺像游子跑倦了想早點歸家。疲倦!是真的。惠銓為著寫作論文開了兩 個禮拜夜車,前兩天才把重修好的一部分再呈給教授審批。若要在回港前如期完成論文,不單要睡少點, 也剝奪了許多家庭生活。過去一個月,惠銓常常自問:「值得嗎?」論文的寫作進度比計劃的慢了。他原 定要完成的部分,到現在還未能落筆。以惠銓的性格,要接受自己未能如期完工,是很難。到現在,事實 如此。院牧督導的訓練卻幫助了惠銓在這方面成長。人是人,人比學位更重要。距離交論文的期限還有五 個月。若寫完,當然高興。若寫不完,帶點失望而回,也未嘗不可。事實上在重修過程中,惠銓已多次考 慮放棄完成這個碩士學位,讓身體和情緒減輕點壓力,專心預備明年督導考試的最後一關。到現在,惠銓 大部分時間仍採取順其自然的態度,以家庭需要為優先,這是一個不容易作決定的取捨。說起來比實踐容 易得多。

  自從在家中幫忙的方姨姨回國以後,孝德的任務格外繁重。此外,她也透過調節飲食習慣和做運動兩 方面減肥。也許是這個緣故,最近她也減了點磅,希望長遠計對她的血壓情況有幫助。現在朗心八個半月 大,但還未出牙,我們常常笑他是「無牙公!」朗心的需要越來越大,最愛人陪著他玩。他與正心小時候 很不同,不甚跟陌生人,來來去去都是爸爸媽媽和每天早上照顧他的婆婆他才肯跟,而且還有時間性。有 一次禮拜日黃昏我們要赴一個約會,把正心朗心交給婆婆托管。回來時婆婆說朗心自我們離去後三個小時 內哭過不停。怕者他知道,禮拜日黃昏不是到婆婆家的時間。正心開學個多月了。他每天很喜歡坐校巴上 學,也很享受學校生活。有幾次在課堂上不守秩序給老師口頭警告。正心開課以後,玩的時間少了。就算 玩,多數都是自己玩。弟弟還小不懂得陪他玩,爸爸媽媽太忙沒有時間陪他玩。正心常常等著每晚睡前與 爸爸一起的故事時間。這是每天的父子約會。到了周末,惠銓便和正心到外面吃早餐,侍應們對這對父子 拍檔已熟口熟面了。

  這個月還有一件大事,就是紐約世貿中心和華盛頓國防總部遇襲。我們感到很震驚,也很難過。這些 都是我們曾踏足過的地方,頃刻間很難相信自己眼前看見的事。在這堥C天仍不斷放播著電視節目,講述 罹難者於肇事前透過無線電話向家人說話。雖然我們的心不屬美國,看見此景此情,心媟P到很惋惜。日 前紐約政府宣佈再沒有希望找到生還者,甚至連尋回屍體也有困難,囑咐失蹤者家屬替遇難者辦理死亡證。 想像到霎時間六千多人自此長埋瓦礫堆中,實在目不忍睹。我們處身的北卡羅萊納洲,連日來給傳媒常常 報導,因為這堻]有美國東岸最大的軍事基地,南部的沙律市也是繼紐約曼克頓後東部最大的金融中心。 我們現在的心情是盼望未來十個月這堥S有起更壞的變化,好讓我們可以安全回家。這樣想也許有點自私, 卻是很真實!晚了,趁著周末可以睡多一點點。留待下月再談!

祝主恩常偕!
惠銓.孝德.正心.朗心
主曆2001年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