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五十六(完結篇)


  熬過了五年,終於等到這一天。

  回歸在即,寫家書的心情也淡了。就容許我們以這封家書結束。

回港的心情雖沒有像五年前離港時那麼沈重,仍不似徐志摩般灑脫, 說一句「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 雲彩。」昔日我們帶著沈重的心情來。今天,儘管我們很想回家,卻 懷著許多捨不得的感情。複雜和起伏的情緒,一切盡在不言中。偶爾 間我們仍很難相信自己竟在異鄉住上了五年而沒有落地生根。很難相 信自己仍執著要回家,很難相信自己仍堅守著五年前的一個使命。但 我們深信,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發生的。在天父手中的生命從來就沒有 偶然。

  四月尾,惠銓闖過了最後兩關,終於鬆了一口氣。四月廿四日早上, 他經過了一小時不容易的面試,終於通過了評審委員會的考核,獲美 國臨床牧關教育協會頒授督導資格,完成了該會所有考核過程。當天 面試完畢,委員會閉門商討了二十分鐘,然後重召惠銓,向他宣佈評 核結果。等候期間,惠銓兩位同僚也在場相倍,急切等待結果。這種 感覺有點像從前等待正心和朗心出生。獲悉結果的那一刻,惠銓從心 底奡擖X來一種難以形容的滿足感。更重要的,這個由很多人共同編 織的夢,最終成真了。評審團主席還取笑惠銓,說他以不足三年完成 整個督導考核過程,打破了該會記錄。這份感恩的喜悅,非筆墨所能 形容。只說一句,是天父的恩典與信實,讓惠銓可以持守著這使命, 跑畢全程。

  惠銓在匹滋堡短短留了兩天,接受前輩們的祝賀,便匆匆回家。四月 三十日早上,他要接受另一次考驗,為他碩士學位的論文答辯。這次 答辯由三位教授主理。經過了一個半小時的答辯,論文也獲通過,惠 銓可以如期於五月中畢業,取得文學碩士(教牧關懷及輔導)學位。 其中的好消息是論文內容不須作任何修改。惠銓即時放下心頭大石。 一個禮拜內,這兩項龐大工程最終都給畫上了句號。頓時想起聖經的 一句話:「流淚撒種,必歡呼收割!」心中充滿感恩和興奮。

  餘下來的最後一項工程就是執包袱回家。惠銓現時的學生下周便結業 ,也完結了他在醫院五年的工作。我們最捨不得醫院的同事們和在教 會堳堨艉F的關係。不但我們捨不得他們,他們也一樣。認識我們的 人都明白我們回港的原因。他們知道我們去意已決,給我們送上親切 的祝福。至於那些不相信或不明白我們為甚麼要回家的人,就讓他們 繼續的不相信和不明白罷。工作結束後,我們會出門探望好朋友,與 他們道別。然後便埋首整理物品。搬家,絕對不是好玩意。一家四口 ,五年來累積了的物品可不少。

  五年了,長嗎?感覺上是的。初來的時候這仿似是一條沒有盡頭的漫 漫長路,也曾經有後悔過。若問我們有勇氣和毅力再來一次嗎?現在 沒有,將來也不知有沒有。看回頭,後悔嗎?沒有!這五年在我們生 命中很重要,五年以來的生活本身就是最艱深的臨床考驗,有點像石 磨藍牛仔褲,或似經鐵匠千錘百鍊出來的器皿。最重要的,讓我們加 深對生命和信仰的反省,對別人的故事有更深體會。生命的考驗沒有 因離美回港而停止,只是新一頁開始。我們沒有需要眨低取得的成就 來表示自己謙卑,也沒有需要眨低別人抬高自己。若要誇口,就只說 天父的信實和恩典與我們生活學習中的掙扎,交織出一個動人的故事 。是這個故事,教我們懂得實踐聖經中的一句話:「我們在一切患難 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 的人。」

  請為我們回港的準備和適應禱告。這是朗心第一次踏足香港。還未敢 想像他坐在飛機上十六小時,情況會怎樣?最近,我們好幾次捉弄正 心,說不如留下弟弟給別人,這樣爸爸媽媽回港後可以多點時間照顧 他。正心即時很不高興地回應說:「若要把弟弟留下來,就把我也留 下來罷!」他很堅決,定要共同進退。孝德就怕回港後買不到大碼衣 服,因為她...。

  讓我們以天父的恩典來結果最後一封家書。本來惠銓早已開始打聽暑 假期間回港機票行情,一直在等待適當時機出票。最後就巧妙地讓他 從電腦網上購得平價機票。兩三天後網上重新調整票價,升幅驚人。 這一切都是恩典。我們定期於六月二十九日(禮拜六)下午乘聯合航 空895班機經芝加哥直抵香港。五十天後香港再見。

  昨日,忠於從上而來的呼召,遠赴重洋,接受裝備。
  不日,忠於從上而來的呼召,回歸吾土,服侍吾民。
  家書,成為了歷史的見證,
  流淚撒種,必歡呼收割!

惠銓.孝德.正心.朗心
主曆2002年5月10日
美國北卡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