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十一)


  你們好!各人平安!第十一個月了,終於踏進了兩位數字,每天像在數日子的感覺仍是十分強烈。 來了這堣w十一個月,若我們真的能於明年五、六月回港一行,倒數起來恰好還有十一個月,相不相由 你,我們真的開始了回港之旅的倒數,雖還有十一個月,但越數越短的感覺,總比越數越長的感覺來得 舒服。在這塈畯怢C天都迎接新的挑戰,尋找新的求生方法,挑戰沒有停止,所以求生的方法日新月異 。

  繼上次家書中提到我們曾花了六個小時在一個像七十年代啟德遊樂場的地方消遣。五月底我們趁著 買一送一的大好機會,到了另一處比香港海洋公園還要大幾倍的機動遊樂場玩耍,結果破記錄的玩了十 個小時,雖然揍著正心,加上惠銓和孝德今時不同往日,那些值回票價的刺激機動遊戲我們都沒有玩, 但一家人總算開開心心的度過了一個愉快的週末。

  今年這堛漁L天認真熱得厲害,過去幾天都接近華氏一百度,即攝氏約三十五、六度,室外的天氣 非常酷熱,雖然我們的小座駕是本田思域,冷氣系統已聞名天下,可是在灸熱的陽光曝晒底下,出外時 仍感熱浪逼人。由於是日長夜短的夏令時間,現在要到晚上九時才覺天黑,所以晚飯後待收了陽光,總 愛到屋後的籃球場跟正心打球和吹肥皂泡,很簡單的玩意,對他來說已很滿足。

  開始時提到我們每天不斷尋找求生方法,這個月的確笑中有淚。孝德為著加強她的英語能力,五月 底開始修讀了兩個英文課程,每週有四天晚上要上課。結果試了兩個禮拜,惠銓和正心都吃不消。正心 晚上不見了媽媽,惠銓不見了太太,放工後趕著弄晚餐,一煮、一吃、一洗(洗碗和洗澡),完了已是 正心睡覺的時間,也沒有機會陪他玩車車和讀書書,兩人思前想後,好像不是妙計。於是我們做了一個 很重要的決定,就是把正心送去全日制的幼兒中心,讓他有更多空間舒展身心,如是者孝德就可以改在 上午上課和練琴,下午找份兼職幫補正心的托兒開支,黃昏開始則是家庭時間。計劃看來不錯。

  這堛漸日制托兒收費,超過了我們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所以初時還擔心若孝德未能即時找到兼 職,我們便要入不敷支的捱下去。其實早於去年惠銓已替正心排隊入讀醫院附設的幼兒中心,這堛漱H 對這中心的評價很好,只是一般須等候一年。為著提早實行這方案,我們在街口找了一間開了幾年的幼 兒中心,從外面看來也不錯,詢問過一兩位家長,也覺得不妨一試,而且只須步行五分鐘便到,十分方 便,心想若惠銓醫院的幼兒中心於稍後時間有位給正心,還可按實際情況考慮轉校與否。這中心不但有 位給正心,還給孝德一份兼職,每天下午工作五小時,專門負責照顧嬰兒,薪金足夠繳付正心的學費。 好像是天衣無縫的安排。我們提早對正心說他要到新學校上課,因他很愛暑假前那間學校,天天都不願 放學。我們帶他看過好幾次這新學校,看來他也預備好了。上個禮拜一清早起來,孝德膽戰心驚的迎接 新的工作,正心就很興奮的預備到新學校上課。到惠銓放工去接他們的時候,看見母子兩人都很不開心 ,心埵麻I「肉赤」。正心在三歲班,一個老師看十三個小朋友,原來他們未到中午就趕孩子們午睡, 正心因不習慣這睡覺時間,加上知道媽媽在那堙A便嚷著要找媽媽,老師當然不准,著令他要睡在墊上 ,也不准孝德看他。後來當孝德偷偷出去看他的時候,正心靜靜的躺在墊上哭,這時孝德也哭了。放學 後正心重覆又重覆的說不要返學,說老師捉和罵他。因孝德在堶惜u作,知道他們怎樣經營這中心,只 在家長面前做得似模似樣,家長走了就亂七八糟,老師對孩子也很兇,所以一般來說孩子們均有點害怕 。第一天放學時正心雙手都揕了木刺,膝頭也擦損了,但沒有老師告訴我們。雖然正心對新學校的反應 跟從前的很不同,但我們都以為是第一天到新環境的過度期,所以鼓勵他再試。到第二天當孝德帶午餐 回中心時,正心看見媽媽又嚷又哭,纏著媽媽不放,這回老師硬把正心抱走,關了孝德的房門,也不准 他們再見,於是正心哭得更厲害,孝德就更心痛,這天放學正心的眼角又多了一道傷痕,同樣沒有人告 訴我們,他都是重覆的說不返學。他的脾氣也明顯的差了。孝德曾嘗試遊說正心說爹爹媽媽想賺點錢來 買些玩具給他,正心乾脆的說我不要玩具。第三天早上,正心起床時已說不返學,到中午時間,因他纏 著媽媽不放,孝德軟硬兼施也無效,結果要惠銓到中心接走他,孝德才可完成下午的工作。經過幾天的 觀察,孝德明白到這間中心旨在經營生意賺錢,對小朋友不負責任,老師有時間就出外面一起抽煙,所 謂托兒,只是給他們一個隨意走動的地方,亂跑亂跳,沒有甚麼學習,和正心以前每天都會帶些手工或 他畫的圖畫回家很不同。最後我們決定替正心退學。因他們無法即時找到人取替孝德的位置,所以打算 容許正心跟著媽媽在嬰兒房多留兩天。誰知翌日早上起來,正心躺在床上故意不吃奶,哭著不要起床。 孝德無計可施,惟有致電回中心說不能上班。這時剛好他們找到人代替她,才少了一點麻煩。這個經驗 使我們作父母的有很多反省和學習。

  現在孝德每週縮減了只上兩晚課,惠銓醫院的幼兒中心可能於暑假後便有位給正心,所以我們一家 人的生活每天仍在改變中。下週我們會帶正心到惠銓醫院的中心看看,希望能改變他從這經驗中所得的 壞印象,若全日托兒不合適他的話,或許我們會給正心維持暑假前的決定,讓他留在他喜歡的學校每週 返四個早上,其餘的情況慢慢再安排。總而言之,每天都是新的....。

  這個月來,隨著生活的壓力和時起時跌的變幻,我們的情緒都經歷過像這堛╳L的天氣,陽光、驟 雨、雷暴、彩虹,還有清涼的黃昏。承認,接受和面對自己的弱點是一項很艱巨的學習,但也好像是成 長的必經階段,是人生長跑中必要跳過的障礙,儘管跌得很痛,也得爬起來繼續跑,有時在倒下來的那 一刻,真不想爬起來再跑。惠銓過往慣於用頭腦和知識學習,對於感受和情緒的處理,就像一個幼稚園 的學生,現在的院牧訓練,正好計對這方面,加上醫院的處境和生活上的種種挑戰,正提供了一個有血 有肉,無法逃避的真實試場,但在拆毀和重建的過程中,就像把久未痊癒的傷口重新翻開和澈底的清洗 ,而且不是一次過的療程,清洗過程中總是很痛很痛,難怪過來人說痛楚是痊癒的必經階段。惟望雨過 天晴,暴風過後再見彩虹。

  下個月十九日是正心三歲的生日,剛好同一天是我們到步(生存)一周年紀念,我們正預備給正心 開過小小的生日會,邀請教會和醫院的姨姨叔叔、小朋友們和我們一起吃蛋榚,孝德說要親手泡製一個 生日蛋榚給兒子,她試過自己弄蛋榚,不錯!想起正心一歲時在麥當奴開的生日會很熱鬧,你們多數都 有出席,記得嗎?好了,又完成了一封家書,又靠著恩典度過了一個月。向著明天前進,還有新的挑戰 !下月再談!

祝主恩常在,生活康泰

惠銓.孝德.正心
美.北卡洲
主曆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