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十六)


  你們好!各人平安!相信冬季已經來臨了,把我們這堨豪茪w是多見樹木少見人的環境顯得格外蕭條 。四周的樹木因落葉都變得光禿禿了,幸好天氣還未算很冷。除了一早一晚的寒風稍稍顫骨,午間的陽光 仍足夠我們取點溫暖。也許是第二年在這媢L冬,感覺好像比去年容易一點。

  隨著冬天的來臨,本是一個我們不太喜歡的季節,這個月來我們的生活也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人 說歲月催人老,其實歲月除了催人老,歲月的磨練也把生命熬煉出不同的素質。我們在這些磨練的歲月 ,有時學會了堅毅和應變,有時卻感到無奈及向環境屈服。偶然間會想,究竟要經歷這些鍛練的意義何在 ?有時停下來,總離不開常常反問自己這些不容易找答案的問題。

  我們的家書常常以問安開始,深深經歷到平安是福。想不到這個月塈畯怮o經歷了不平安的考驗。正 心自十月初進入了惠銓醫院的幼兒中心,從開始時不肯在學校午睡,不肯吃學校供應的美式午膳,經過了 許多威迫利誘的方法,過了兩三個禮拜,他終於開始有點轉變。可是,好景不常。起初的兩三個禮拜,作 父母的已非常不好過。豈料在十月尾,剛好是惠銓學期快將完結要趕功課的時候,正心又來發高燒。正心 發燒已不再是罕見的事,他來了美國十六個月,從抵步第一天發燒起計,差不多已燒過七八次。中國人說 孩子每燒一次會增高一點,怪不得正心比同年的小孩子稍高。但這不是作父母可感到安慰的理論。正心這 次發燒,本像例行公事,他燒了多次使我們也變成了「小兒科」醫生。遇上起燒時是周末,例行的給退燒 藥和小孩發燒處理。作父母的為求安心,只好於禮拜日帶他看特診當值醫生。循例的聽和循例的看,循例 的沒查出甚麼,循例的又是過濾性病毒。唉!即是又要等,等他燒完便自然好!他過了一天還未好,兩天 如是,而且每晚燒至103、104度,隔十分鐘便咳醒了,看來他很不舒服。如是者再過兩天,情況沒 有好轉。又是為求安心,再帶他看醫生,恰巧正心的兒科醫生放假,臨時看了另一個,聽聽看看都是沒甚 麼特別,抽血驗了也查不出甚麼,儘管我們提出了正心從前的老毛病(氣管炎),醫生仍是這一句「過濾 性病毒感染」。他還提出了很多合理解釋為何正心會這樣發燒和咳。我們唯有回家繼續接受這艱巨的挑戰 。由於正心每晚高燒和咳,我們三人差不多每十分鐘醒一次,如是且已過了好幾晚。日間還要上班。這 的幼兒中心不許發燒的小朋友回校(合理),我們兩人惟有輪流放假。孝德作的是半天工,剛上工才幾個 月,應有的假期已用盡了,只有扣薪取假。惠銓的假期本留給明年回港時用,也無可選擇地給了正心。到 了第六天,正心沒有半點好轉,看來像轉壞了。我們決定再帶他看醫生,他自己的醫生正好放假後回來。 他聽聽看看之後,臉上有點疑惑,著我們帶他照肺片。結果看出來是氣管炎剛引轉為肺炎。經此發現,正 心終於有藥吃,醫生開了十天抗生素給回家吃。我們還以為事情安頓下來。奈何這晚正心沒有好轉,他看 來仍是很辛苦。翌日醒來正心說呼吸時不舒服,於是嚇得我們又帶他覆診。醫生聽完後說左邊四分之一個 肺已受感染,比前一天轉壞了,在診所打了兩劑較強的抗生素,回家再觀察。可是到了黃昏,正心看來仍 是沒有好轉,加上我們不放心讓他的家堳袡L另一個周末。於是我們再聯絡正心的醫生,決定把他送回惠 銓醫院的兒科急症室,再照肺片。結果急症室的當值醫生要正心入院弔水及抗生素。這是我們在美國生活 以來從未嘗過的經歷。惠銓這學期也負責部分兒科病房,想不到這次要以病人父母的身分回到自己工作的 環境。正心在留院期間有較好的進步,經過改用了較強的抗生素和補充了足夠的水分,第三天出院回家休 息。兩天之後醫生覆診時認為他已無大礙,可以返回幼兒中心。由於這病,正心差不多十天沒有上學,剛 適應下來的午睡和午膳習慣又要重頭來一次,真要命!他的醫生應我們的要求寫了證明,讓學校批准我們 於短期內自行預備午膳給正心及戒冷飲,使他的身體能較快回覆狀態。

  正心這次患病,我們的身心靈都很疲累。那些夜夜醒來,廿四小時陪他在醫院的日子,壓力很大。我 們到正心留院廿四小時後才通知香港的部分朋友,因為這種壓力和孤單感受實在很難承擔。身處異地,醫 生行醫的習慣不同,加上在這堹u正明白我們的人一個也沒有,想人幫的事情別人不一定可以幫到,惟有 學習咬緊牙關闖下去。

  不要以為這樣的挑戰會停下來。正心重返幼兒中心才兩個禮拜,剛開始再適應中心的起居飲食。一天 下午老師又通知:「正心好像發燒!」天啊!在弄甚麼?帶他回家探一探,又103度,唉!究竟發生甚 麼事!嚇得我們即時懷疑是否肺炎翻發。原來正心班埵酗p朋友出玫瑰疹,已有好幾個小朋友發燒了。這 回我們索性不帶他看醫生,又輪流放假照料他,終於燒了幾天開始好過來。幸好出疹引至的發燒沒有使正 心很不舒服,至少晚上可以入睡幾小時。說回來這個月真不容易過。

  有時總希望這種生活在人生中只出現一次便夠了。可是事實往往不是。那種辛酸和身心靈的煎熬非筆 墨可以形容。雖然放眼四周有很多人比我們遇上更不如意的事,但每一種經歷對當事人來說都是獨特的。 這個月實在很難忘,也很辛苦。

  正心出院後,惠銓趕完了學期的習作,現在又是新的學期開始。這個學期遇上了美國人的感恩節和聖 誕假期,感覺上像輕鬆一點。下個月的聖誕期間,我們會開車北上紐約,因為這堣什篔\館的朋友家有喜 事,邀請我們到紐約唐人街飲宴,這將會是我們第一次在美國飲喜酒。順道探在紐約的朋友。更難得的是 有朋友從香港來探我們,與我們共度佳節,寄望這個假期可給我們一家人一點鬆馳的時間。盼望下個月的 家書會有點開心的經歷和你們分享。


主恩常在

惠銓.孝德.正心
美國北卡洲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