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二十)


  大家好!主堨郎w!終於寫到第二十封家書了。重溫這些一頁兩頁的家書, 見證著時間真的過得很快。說回頭,我們也忘記了已有多久沒有收到你們寫來的 信。有時自愚一番,儘管你們沒時間回信,也許有繼續看我們的信罷,是嗎?不 要緊,很快我們便回港一行,到時查個水落石出,才和你們「春後」算賬。說起 回港,不知是不是倒數的時間過得特別快,還有個多月,我們便可以回來,傾個 痛快,吃個痛快,希望這是一個真正散心(也是散金)的假期。我們已出了機票 ,定好了香港時間5月1日(禮拜六)早上到香港。經過千方百計,我們找來了 這個期間最平的機票,所以飛行路線也有點迂迴曲折。我們將於4月29日黃昏 起程前往新澤西,深夜轉機往台北,然後再到香港,連轉機及飛行時間足足有2 4小時,可算是漫長旅程,但勝在夠平及配合睡覺時間,反過來想未嘗不是好事 。希望正心在旅途中充分合作,否則就「慘」了。現在我們的心早已回到香港了 。我們也開始計劃如何使用在港的時間,因為一個月很快便會過去。有些老友記 已預約了我們重聚的時間,所以你們要約就要快手。(不是我們要抬高自己,只 是時間不夠。)偶然間我們也講起回港時第一時間要做甚麼,要吃甚麼。你不妨 猜猜答案是甚麼?說起來好像有點孩子氣,請勿見笑,因為這邊實在太「鄉下」 了。這次行程最大的挑戰不是衣食住行,而是拿出勇氣於一個月後再踏上飛機回 美國繼續這個不容易的旅程。二十個月前,我們帶著大家的祝福和支持,憑著一 股傻勁,攜著一點理想和使命,背著沈重的背囊,抱著兩歲的兒子離開昔日的啟 德機場。飛機起飛後才說「太遲了」。如今知道了這邊的生活,到今次回港後要 再上征途,再來三年,情緒上是一大考驗。我們定於5月29日(禮拜六)早上 離港,回程時還要在新澤西機場酒店過一夜才於翌日轉機回家。安排這次旅程的 過程中也經歷了很多感恩的事。先是惠銓的老師們在課程和工作時間上作出度身 訂做的設計,以至這是有薪假期。回美後也隨即開始督導級的訓練,希望可以充 分利用我們留美的時間,完成整過督導課程。其次是一家三口的特惠機票,價錢 總算應付得來。其中美國政府也直接幫助了我們。像去年一樣,因我們在上一個 財政年度的收入太少了,所以不但沒有資格繳稅,政府還給我們發放一筆過的津 貼,就拿來幫補了部分機票的開支,使這個行程在經濟上可以夢想成真。至於回 港期間的居住安排,雖然沒有收到很多提意,但大概也有「著落」。要在香港找 地方住,實在不容易,這也是我們明白的。無論如何,我們現在歸心似箭,但願 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假期。

  這個月來正心的身體比較穩定,自吃完上次的抗生素,這幾個禮拜以來都算 不錯。現在當別人問起我們正心的身體時,我們也慣了說「這個禮拜沒有事」。 提起正心,雖然他返了全日制的托兒中心已五個月,幸好他還喜歡講中文和讀中 文。老師告訴我們他在學校埵陵优搢蚢傅奶ㄘ白別人說英文,也曾被投訴咬其 他同學和不專心聽老師說話。這可能與他英文的理解和表達能力有關,很多學習 雙語的小朋友都會經過這些階段,希望他逐漸有進步。差不多每晚睡前他都會主 動讀中文生字,現在我們就要留心糾正他的廣東話發音。最近不但他的中文生字 開始有進步,連他說話時的中文句字也頭頭是道。我們最終決定於回港之後替他 退了全日制的托兒中心,只讓他跟著媽媽每天返半晝學,然後自己教他香港幼稚 園的教材,希望有一天我們回來時,正心不用入讀國際學校。近日正心最大的興 趣不是車和玩具,而是音樂錄影帶。較早前我們買了「孤聲淚」和「仙樂飄飄處 處聞」的錄影帶,他看過之後,每天放學回來可以不玩玩具,只要求看這些錄影 帶。像這些長達幾小時的錄影帶,計起來他已重覆看過十次八次。他可以坐定定 的看,跟著他們唱那些經典名曲,晚上洗澡時朗朗上口。有時看著他和他一起唱 都幾有趣。正心對音樂的反應特別快和強烈,或許這是與從前胎教有關。

  與正心相比,我們看錄影帶的經驗還不如他。在這堭艉W沒有消遣,偶然我 們會租些本地錄影帶回來看。看著公仔箱,我們兩人常常你眼望我眼問對方「他 們在說甚麼」,答案多數是不知道。即使有劇情,也聽不懂劇中的對白,次次如 是,有時也感到很沮喪。來了二十個月,工作上的言語還可勉強應付得來,最要 命的是日常生活的會話。談起新聞,娛樂,食物,日常用品,還有笑話,就好像 啞了一樣,望著別人談笑風生而自己摸不著頭腦時,真有一番滋味。有一次我們 告訴同學中國人會飲鵪鶉湯,他們誤會了以為中國人會吃用鵪鶉製的肥皂,真氣 死!這堛漱H實在對美國以外的世界毫不了解。我們生活在別人的世界,本來就 要學別人的語言,奈何自己力有不逮,莫非分分秒秒都要人家解釋一番,如是者 沒有人會與你傾閒偈。香港人能說英語,是對外國人的一大祝福。

  這個月還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惠銓獲得了獎學金,可在今年暑假後免學費 在醫院聯繫的大學研究院(Wake Forest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攻讀一個 教牧關壞及輔導的碩士學位,可望連同督導訓練兩個課程能同期於三年內完成。 本來這所研究院的學費每年要十多萬港幣。有時眼見前面的機會,很是雀躍,但 想起要走的路甚遠甚艱巨,特別要整個家庭留在這堙A也很想退縮。人生就是充 滿著許多矛盾,並要在矛盾中不斷尋找出路。就像我們最近經歷著另一個考驗。 正當學習的進展和生活上的各項安排看來像安頓下來之際,卻出現了未來住屋的 問題。一直以來,醫院是沒有責任替我們安排免費住宿。過去兩年,透過院方的 聯繫,我們可以免租居住在教會宣教仕宿舍,已是很大的恩典。前望未來三年的 居住安排,要由我們自行處理了。我們日前已向所屬教會提出請求,正等待答覆 能否逐年允准我們免租居住下去。倘若未能如願,而我們又找不到其他安排的話 。我們想過最終會放棄前面的行程回港,這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我們希望在 五月回港前已有定案。人生的路本來就不容易,只要盡上本分,隨遇而安,或許 心媟|容易一點過。請在禱告中記念我們!

祝主恩常在,心靈快樂!
惠銓.孝德.正心
美國北卡洲
主曆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