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二十二-香港版)


  你們好!快樂不知時日過,轉瞬間我們在香港度過了一個月的假期,經過了疲 累的飛行,我們已平安地回到美國。哪種「返鄉下」的感覺十分強烈。本想抵步後 隨即趕寫這封遲來的家書,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沒想到我們離港前因忙著整理行 李及最後的約會,已透支了很多體力,加上回程的飛行中睡不好和時差,回來後我 們三個人都疲倦得很。好幾天晚上本想提起勁來,最後都敵不過身體的催促,早早 入睡,可是睡到夜半卻醒來輾轉反則,如是者維持了整整一個禮拜。即使惠銓休息 了一天便開始上班,整個人也不在狀態。

  如我們所料,要甫上飛機再回來是情緒上最大的考驗。想起一別又要幾年,心 堹u的依依不捨。雖說幾年的時間很快過,但孤孤單單的幾年實在真不易過。我們 在台北等待轉機的幾小時堙A頻頻聽見從台北飛往香港的召集,心堹u想回頭。回 到美國的屋堙A一切如常,多見樹木少見人。由於惠銓開始了督導級的訓練,有一 個私人的辦公室,也開始了一個人在辦公室堮I頭苦幹的生活。

  回美的途中也有值得感恩的事。我們帶了六大件行李,過海關時一件也沒有查 ,雖然最後有幾個行李箱爛了,幸好航空公司也承諾賠償,所有行李都完整無損。   這次回港一行,大部分時間都過得很開心。有機會與家人和好朋友重聚,真的 感到物以罕為貴。話說雖然有一個月時間,仍覺得時間很不夠。在不同的家庭小住 幾天,赴約,為自己添置點隨身物品等等,這個月過得特別快。這次行程,我們嘗 試減少哪些無為的應酬,只想多點機會與自己的家人和好朋友見面,盡量安排時間 見我們很想見的人,因此有些約會也不得不婉拒了。謹在此致歉。

  叫我們感到安慰的,原來還有很多人,包括家人和好朋友默默地關心著我們。 他們不單用言語關心我們,還在我們身心花費了不少。要學習接受別人這些愛心的 禮物,也是一個功課。

  除了吃喝玩樂和談天說地,其實這次回港相聚,心情也很混雜。我們有機會親 身聆聽身邊好友的故事,知道他們在過往兩年香港處於經濟瀟條下的艱苦生活,只 是我們未能在他們身邊一起度過。我們也聽見許多使人開心和不開心的事。原來無 論身在何方,我們每天的生活都是哪麼真實和有血有肉。此外,經過這次行程,我 們還深深感受到完成訓練後要回港的心願。無論將來學習的結果如何,總覺得香港 比美國更須要自己。

  回到美國的頭幾天,我們的心情仍是很納悶。正心從上飛機開始到如今,便一 直玩著從香港得來的模型巴士和車。單在廿多小時的飛行中,他就悠然自得地把一 架架小車擺出來玩,總算物有所用。他在香港學會了很多廣東話,現在常常不停口 用廣東話與我們對話,也組織了很多新的句子,連我們想也想不到。或許在香港時 吃開了他的胃口,正心看來肥胖了一點,還常常鬧著吃。現在孝德和他一起放暑假 。休息了一個禮拜,孝德今天開始在家堭苭縣艉中憍M用筆,閒來帶他到泳池游水 。(今天在泳池遺失了在香港買給正心的泳衣,希望明天可以到泳池尋回)現在我 們要計劃正心的暑假活動時間表,他還以為像在香港,常常問「今天往哪堨h?」

  說來今天剛有一件趣事,晚飯的時候有電話來,是哪個說廣東話的老華僑太太 。她聽見有人接聽很雀躍,用慣常急促的語氣問:「你們何時回來,我打了好幾天 還沒有人接..」於是惠銓問:「我們回來了差不多一個禮拜,甚麼事?」她繼續 說:「哪超級市場有平蝦賣,不是間間都有,要哪間才有...」大概這就是他們 在這邊的生活。要找中國人知己,談何容易!

  面對前面的幾年,我們也要找些辦法去幫助自己克服身處異地的困難。回程的 途中,我們感覺很特別。這堛漱H故然歡迎我們「回家」,但我們感覺這堮琤誘 是我們的家,我們只是再離家而矣。為了給自己一點鼓勵,或許我們由下一封家書 開始以倒數的形式計算,這樣的感覺會舒服一點。

  希望你們有機會來探我們...

順祝
主恩常在,生活愉快!
惠銓.孝德.正心
美國北卡洲
主曆一九九九年六月七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