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二十三(回歸倒數36)


  你們好!各人平安!原來回到美國的日子,比起在香港的快樂時光, 過得同樣哪麼快。眨眼之間又過了一個月。人說美國的生活,尤像我們居 住在美國退休勝地的悠閒生活,沒理由我們每天都感到匆匆趕趕,但事實 就是如此。繼惠銓上班之後,孝德兼職的學校開設了暑期班,負責人又召 她回去幫手。於是我們的暑假生活節奏又像平日一樣。一清早各人夢忪忪 的起床,像打仗般的梳洗更衣,八點前送惠銓回醫院上班,然後孝德和正 心開車回學校上暑期班。正心留在學校吃自備的飯盒(當然是粵菜),回 家途中通常已在車上呼呼入睡。午睡醒來又到時候接惠銓下班。然後回家 弄晚飯。正心吃飯(三餐如是)的習慣仍是慢得使人怒火衝天,餐餐呼呼 喝喝真不是味道。現在是夏季,這堶n到晚上八時太陽才下山,所以晚飯 之後還可以與正心到屋後的停車場踏踏單車、散散步。惠銓與正心常常一 起洗白白,然後開始中文生字時間。現在正心可以不靠圖畫認出部分中文 生字。每天與正心最後的節目就是睡前故事。待他入睡了,惠銓和孝德才 可以開始做自己要做的事,例如寫家書。

  這次暑期班,學校的負責人實行有教無類。總之有人來就照收。結果 來了好幾個特殊學生,不約而同地被編在孝德的班堙C其中有個小朋友身 體有先天殘障,須用胃喉飲食。還有些在言語,行為和情緒上均有問題的 小朋友。於是孝德半天的工作,已耗盡了她一天的體力。孝德說她像做到 嘔。這是名副其實的廉價勞工。美國人強調人權和自由。作為一個教育工 作者,不可以因此偏待這些學生。但作為父母,問心一句,有誰不會選擇 一個較理想的學習環境給自己的孩子。上了幾天暑期班,我們要花上很多 軟硬功來幫助正心判斷對錯,幫助他明白不可模倣這些同學的行為。要一 個正在模倣階段的兒童不要模倣其他兒童的行為,我們很切身地體會到「 孟母三遷」的道理。最叫人難下氣的,其中有些父母把這些兩三歲的小朋 友送來暑期班,美其名是學習,實際是為著廉價托兒服務。哪些問題兒童 的父母還不停表揚自己的子女很聰明,真的蠻不講理。在美國生活了兩年 ,眼見這堛漱p朋友及年青一代,儘管別人說美式教育多麼好,我們卻不 完全認同。近年愈來愈多美國的父母不把適齡的子女送到公立學校就讀, 反過來自己在家中教他們。對著正心,我們仍然覺得中國人教子女的方式 仍有可取之處。

  正心從香港回來之後,不獨廣東話有進步,連說起話來也常常語出驚 人。偶然間他的中文會使人啼笑皆非。最近他常常追問為甚麼BB還未出 來。他不准我們再叫他BB,他說:「我是哥哥。」過去兩個月,正心的 身體都不錯。除了起程回港前發燒了一兩天,在香港及回來後一直都沒有 事。可是上周又在暑期班的同學媟S來毛病。孝德說哪些小朋友掛著兩行 膚涕隨處摸,正心又模倣其他小朋友把玩具放入口堙A結果便中招了。他 這幾天開始流鼻水和微燒,又是例行公事。所以不要笑只有我們中國農村 的小朋友才掛著兩行鼻涕,許多美國小朋友都是如此。為甚麼?一是大人 理不來,二是說讓他們自然產生抵抗力。問你服未!

  從七月起,我們婉拒了暑期班的廉價勞工兼職,讓孝德和正心多點時 間可以做想做的事,例如讀中文和學執筆。適逢今年美國國慶(七月四日 )的假期提供了一個長周末,我們計劃開車到東岸的海灘度假幾天。說實 話,美國國慶對我們最大的意義不在於國家民族,只在多幾天假期,享受 罕有的休息。

  惠銓還在適應新的課程。督導級的訓練比以往的要求更高。不是體力 和腦力,而是心力。無論在探病過程或習作中,都要處理許多與「心」有 關的事情。心病還須心藥醫,奈何心藥難尋!按照現時進度,於九月中旬 惠銓便要接受第一關正規考驗,看他能否通過督導候選資格評審委員會的 考試。這是整個訓練的入口。從現在開始便忙於預備這個考試。

  由今次家書開始,我們實行了回歸倒數。希望往後的每個月都像這個 月般過得特別快,從36,35,34...倒數三年。相信愈來愈漸近 ,感覺會舒服一點。前幾天收到消息有好友於這個暑假來美遊玩,順道會 在我們家堣p住幾天。掛了電話後隨即感到哪種興奮的心情,像打了一支 強心針。不知道下一個會來探我們的是誰?很夜了,下個月再傾!

生活蒙福,心靈平安

惠銓.孝德.正心
美國北卡洲
主曆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