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二十七(回歸倒數32)



  霎眼間又過了一個月。相信大家都是同樣地忙著生活和工
作。願你們平安!這堛漱悎藀迨w轉冷,我們已穿起了長袖衫。
早上出門的時候,正心還故意從口堜I出白煙來。今天早上看見
一層淺白色的薄霜輕輕地蓋著草地上。看來今年的冬季要早點
來。我們不喜歡冬季。去年就在這個時候開始,正心一直不停地
發燒,結果弄至肺炎入了醫院。去年的冬季我們過得很累。十天
前正心的老毛病又來了。一天晚上與他洗澡的時候,他投訴耳仔
痛。我們看來看去也找不到甚麼跡象。他也說不清楚是怎樣的一
回事。結果我們沒有理會他。正心四歲這小小年紀,我們很難判
斷他的投訴是真是假。例如他情緒不好的時候常常說肚痛一樣。
過了一兩天,直到他開始有點微燒,我們還以為他染上了一般傷
風感冒。只是例行的給他退燒藥。再過幾天他起床時說聽見耳朵
有水聲和打鼓聲,我們才決定帶他看醫生。結果他真的是耳仔發
炎,又是例行公事,要服十天抗生素。去年同樣時候正心開始
病,那種陰影仍存在。希望這個冬季我們會過得舒服一點。前兩
天我們帶正心到診所接受流行性感冒預防疫苗,這是每年感冒季
節開始時在美國很流行的保健方法。希望可以感低患上流行性感
冒的可能性。

  這個月我們的生活沒有甚麼特別。從香港傳來的有喜訊,也
有叫人難過和憂心的事。這好像已是生活的一部分。每次聽見那
邊廂的消息,總想回到他們身邊,與喜樂的人同樂,與哀哭的人
同哭。奈何兩地相距遙遙,談何容易!聞說香港打往美國的長途
電話愈來愈平,若是真的,不妨趁著周末假期,與我們空中暢
談。正心的廣東話仍須多加操練。但最困擾我們的,還是他將來
回港繼續升學的問題。到現在,正心才會寫「人」、「口」、
「十」這三個中文字。若我們照計劃於2002年中回來,屆時
正心已七歲了,到時他與香港的教育有多少距離,能吾彌補,都
是我們所擔心的事。想到這堙A有時又想放棄....

  談起生活,都是如常的沈悶。每天趕著上班上學,趕功課,
揍著正心,打理家務。自從我們轉到另一間教會聚會以後,教會
生活比從前的好。我們三個人都參加了教會的詩班。由於惠銓間
中要出外講道,孝德每月兩次要回醫院彈琴,所以我們不是每個
禮拜日都可以一起返教會。但總好過從前的情況。正心在新的教
會和新的學校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在教會堨縣艉韺畯怬韟釦l引
力。

  說起這堛滬輕鉹H,我們每天都在學習認識「他們是誰」。
我們在這媢J上的香港人,大致可分為四類。一是在美國出生,
土生土長的新一代。他們連中文也不會講,其實他們是美國人,
只是保留了香港人的外貌。我們從他們身上找不到半點香港氣。
另一種是移民到美國已很久的家庭。他們認為自己已適應了美國
的生活和文化,從來沒有思鄉,也不會明白同鄉的感受。有一位
早年畢業於香港的醫生最近從另一處轉到惠銓的醫院工作,轉接
之間彼此認識,交換了電話。有一次,這位醫生的太太來電與孝
德傾談。談起生活,這位醫生太太說:「我慣了,我慣了那種無
親無故的生活....。」聽起來使我們感到有點酸。難怪的,有一
次我們與這個家庭在同一場合用膳,看見這位醫生太太在另一邊
廂照顧著三個兒子吃飯,而這位醫生卻滿場飛,與人談天說地。
惠銓天真的問他:「你不用跟太太和兒子坐在一起用膳嗎?」這
位醫生毫不在乎的說:「不用了,她慣了這樣的!」惠銓心
想,原來如此....。說實話,我們也不太了解這些人。第三種人
是移民到美國很久但仍渴望保存香港文化的家庭。他們多數聚居
一起,經常來往接觸,偶然遇上了其他香港人,就會熱情款待,
侃侃而談,巴不得即時把別人「溶」入他們的群體中。好像有說
不完的經驗等著要分享。他們可以每天打電話給這些新朋友,問
他們昨天怎樣過,今天怎樣過,明天計劃怎樣過。有些人(像我
們)有時會給他們的熱情嚇怕。其實除了知道他們很常找人傾
談,我們也不太了解他們。最後一種是移民到美國掘金的僑商,
他們眼中只顧賺錢,其餘的一概不理。我們從前認識的餐館朋友
便是這類。兒媳懷孕期間,她每天從早到晚在餐館工作,兼前顧
後,兼且開車送餐。兒子則忙著分店業務,一星期與太太見面只
一兩天。兒媳臨盆前夕,她陣痛了整天,晚上致電給我們問何時
入醫院,她的丈夫還忙著餐館的事行不開。翌日凌晨,她終於入
了醫院,遇上那天正心發燒沒有上學。她的丈夫還致電叫孝德帶
著正心往醫院照顧這位產婦,自己卻瞞著護士說汽車在途中發生
故障未能前往醫院。其實他去了送餐。結果弄到一團糟。為此我
們感到很忿怒。為何人要把錢看得那麼重要。更可悲的是,本來
那位兒媳的家姑承諾孩子出生後她會幫手揍孩子的,豈料她知道
這是女嬰之後,便反口一概不理。我們的確不明白他們在想甚
麼。

  其實還有兩類,一是後悔來了美國而又沒辦法回頭的人。惠
銓的辦公室有一天來了一個來自香港的員工。多年前為了兩個兒
子的前途舉家來了美國。不幸地太太遇上了一個信仰極端的群
體,她都給洗腦了。面對著婚姻破裂或是每天強忍下去,他流著
淚的說:「當天我不想來的....。」最後一類是那些懂得關心,
很親切而使別人感到好受的香港人。這類人在這堳雰u有,罕有
得連一個我們也未有遇上....。

  所以我們決定,要是我們把感情和信心投資在這幾類香港人
身上,倒不如投資在你們身上,說不定會有更好的回報,是嗎?
祝生活愉快,主恩常在!

惠銓.孝德.正心
主曆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美國北卡洲